?

 

编剧海飞:游走在小说与剧本之间

编剧海飞:游走在小说与剧本之间 ...

编剧海飞:游走在小说与剧本之间

海飞近照

小说家、编剧海飞在相继创作《旗袍》《麻雀》《惊蛰》等电视剧本后,在《当代》杂志上首发小说《唐山海》,与花城出版社联合推出“谍战深海”系列小说,第一本《捕风者》日前出版,《棋手》和《唐山海》等小说也进入该社编辑出版状态,同时他创意和监制的“神探华良”系列小说的出版与网络剧改编工作也已经启动,“谍战之城”系列小说(五本)和剧本也已经列入了他的创作计划中。在小说与剧本之间齐步并进,似乎成了他文学创作的一种习惯和常态。无疑,海飞的小说和影视作品,已经引起了文学界和影视界的强烈关注……

孤独与喧嚣:一个作家的24小时和24年

首次关注海飞的微博名是@写字的海飞,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,他没有命名为小说家海飞,或者编剧海飞。当我正式走近这位著作等身的作家时,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路径,都有他成为一条阡陌或者大道的理由。

如同大多数写作者一样,海飞的清晨从正午开始。然后,起床,吃饭,下午开始工作,晚饭后散步一小时,夜里三四点入睡。在书房内穿着睡衣,睡眼惺忪,头发愤怒生长,一天睡八到十个钟头。海飞写作的舞台在浙江杭州的一所民宅里。书房原来是个露台,装修时用玻璃把露台包了起来。三面玻璃,白天关上窗帘,晚上拉开。在冬天,屋内有一只一千瓦的利维斯顿牌暖炉,一盏台灯和一盏顶灯织成的白亮光线,照亮了他大部分的人生。

“我看到四处的灯光,有时候还有急雨赶来,大雪赶来,麻雀赶来,声音特响地落在顶棚,但是却让人安静。我在玻璃屋里观察着这个世界,他们在明处,我在暗处,有一种偷窥尘世的快感。”海飞在他的博客中这样写道。他经常性选择在夜晚的小屋里来回踱步,有时候有兴致的时候,会温一壶酒,让太太煮点花生下酒。

海飞的一年四季其实是枯燥的,风雪在世界上变化,他大多时间在永远不会变化的“玻璃”里,夜晚寂寞,但他觉得“喧嚣纷至沓来”:所有的人,复杂的人,故事里的人,战争里的人,男人、女人、间谍、匪首、国难、家仇、枪炮、鲜血、阴谋……都来了。

编剧海飞:游走在小说与剧本之间

电视剧《大西南剿匪记》

“许多作家都有一种固执的冷酷和不近人情。”海飞告诉记者,四十岁之后他才刚刚学会为家里做些微的事情,“女儿已经高中毕业,不算了解和关心她,而她已将远赴重洋……”海飞告诉记者,因为“老”了,才知道“天伦”是要紧的。

和生活的距离,和人的距离,和世界、雪花、风、景物的若即若离又远又近,奠定了他写作的美感与笔调。他让雪花落下,树叶翩飞,涨潮的声音此起彼伏,让群鸟飞临村庄,让一个女人在枕木边哭泣,一个中年男人走在全是尘土的街上……等等。

“陈深翘着二郎腿坐在温暖如春的米高梅舞厅里。他一点也没有想到,舞厅门口无比辽远与清冷的西藏路上,一场突如其来的雪从望不到边的黑色苍穹无声地落下来……”小说《麻雀》开头,海飞这么写。海飞十分坦然地承认,自己是一个没有学历的人,也没有受过专业的文字训练,二十几岁才开始写作。但文字上海飞有着轻度的洁癖,苛求美感。他认为一个写小说的人,叙事语言首先要过关。

编剧海飞:游走在小说与剧本之间

电视剧《花红花火》

海飞出生于浙江诸暨一个叫做丹桂房的小山村,十四岁海飞开始务工和务农,在一家满是粉尘的胶木开关厂做开关。十五、六岁因为看多了武侠小说,和村里六个小伙伴结伴取了个江湖名叫“丹桂七怪”。生命从少年向青年进发,海飞像一枚落在尘世的普通石头。“我十六岁的时候连床铺也没有,就睡在门板上,下面垫的是干草。当时我村庄里的伙伴们都是这样的生活,当集体苦难的时候,苦难就不成为苦难。”

那时候的海飞初中毕业,务农,当小工,穿格子衬衣,留长发,唱《大约是冬季》和《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》,有时候也唱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骑二十八寸海狮牌自行车,抽劣质的烟。蠢蠢欲动的不安是他成为作家的第一步。然而从对生活的不安到成为一名小说家海飞几乎用了将近24年。

17岁那年海飞瞒着父母偷偷报名参军,入伍证书下来才告之。退伍后进化肥厂当保安,250块钱一个月的薪水让他心生欢喜,欢喜的原因是他觉得够多了。因为在部队的时候,他的津贴是每月26块。四年的保安生涯后,他因为一次人际交往中被人认为失礼而被调岗到造气车间拉煤。就这样,这个晚熟的小子在化肥厂度过了六年无所事事的青春。后来热爱写作是因为想换一份工作,海飞认为自己除了写字,身无长物。

推星娱乐二维码




Copyright(c)2011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影视频道 版权所有

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来信通知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联系方式 qq 2114999999